访《爱的蟹逅》编剧:年轻人恋爱电影,竟是两

  近期,一部名为《爱的“蟹”逅》的小清新爱情轻喜剧全国上映了。我去电影院看了,故事有趣,还拍了许多上海和台湾苗栗两地的美景,非常打动人。

  这部电影讲了上海海洋大学在帮助台湾苗栗县养殖大闸蟹的过程中,发生在一对年轻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上海海洋大学与苗栗县政府、苗栗县大闸蟹发展协会通过合作,形成了科学养殖大闸蟹的模式。截至2014年,苗栗大闸蟹产业三年累计创造产值近3亿新台币,因蟹拉动县旅游业增收近2亿新台币。苗栗已成为台湾的“大闸蟹之乡”。

  但看电影的人恐怕很难想到,它的总策划、总编剧并不是一名电影专业人士,而是一位搞了30多年对台宣传工作的“退休老头儿”——他就是上海市台办原新闻处的工作人员葛凤章。

  非专业人士怎么会想到拍大电影?葛凤章说,2013年他刚退休之际,接到国台办《两岸关系》杂志社的一个征集通知,他们要举办一个以两岸青年为题材的微电影征集评比活动。“我忽然想到一个主题,就是上海帮助台湾苗栗养殖大闸蟹。”

  他曾多次参与两岸养蟹的报道,之前还和同事沈杰到台湾和上海海洋大学采访,拍摄了一部电视纪录片《大闸蟹到苗栗》,并在央视《海峡两岸》播出。

  微电影和纪录片的形式完全不同,如何能写出一个有趣生动的微电影剧本,这让葛凤章绞尽脑汁。既然上网看电影的都是年轻人,那他们都会关心恋爱、婚姻、家庭等情感问题。“几经琢磨,一天,我突然脑洞大开,闪过一个灵感,把微电影的立意定位在沪台合作养蟹过程中发生在两岸年轻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这个故事也曾有过一个真实剧本。2009年7月,上海海洋大学的大三男生赵明随学校组织的“海洋教育文化交流团”访问台湾,遇到了作为“东道主”的台湾海洋大学的大二女生高于欣。短短的十天旅程,两个年轻人互萌爱意。临别之际,小高拥抱小赵,从默默流泪变成了嚎啕大哭,央求他:“不要走好不好?”

  小赵回上海后,现代通讯为他俩建立了“热线”。他节衣缩食,每月1000来元的生活费,其中600多元用于给小高打电话。经过将近两年的爱情“煎熬”,小高悄悄地从家里拿出各种证件来到上海,2011年2月18日,两人在上海婚姻登记处领了结婚证书,有情人终成眷属。

  就这样,一部微电影的剧本创作出来了,名为《蟹为媒》,最终获得了“最佳剧情奖”,国台办宣传局还将此列入了年度对台宣传品制作计划。

  “我长期从事对台宣传工作,在职期间运用过许多传媒形式,搞过晚会、办过展览、写过书、出过画册、拍过纪录片,但就是没拍成过电影。”葛凤章不无感慨地说,“我也曾经和一些人合作过影视剧,但是最终都没有拍出来,拍电影就成了我一个始终未达成的心愿。”

  为了筹拍这部微电影,他找到了老朋友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曹钢。曹钢一听回答:“就算是一部微电影,5万元拍摄费也不够啊,起码要20多万。这样吧,你把剧本先拿来看看。”

  这一看,曹钢拍案叫好:“这拍成微电影太可惜了,干脆搞成一部大电影!”这一回,葛凤章改变初衷,在微电影的基础上重新创作成为一部院线电影。

  拍成电影就更要考虑观众面、接受群,而讲年轻人爱情故事的电影自然也以年轻观众为多。基本脉络铺开后,葛凤章等人就开始不断开各种座谈会,并找机会“听小青年的意见”。“谈恋爱的时候怎么讲,有些讲法在年轻人中是怎样的,现代人的爱情观怎样的?”葛凤章笑了起来,“这也是一个年长者向年轻人学习的过程。”

  最有趣的一件事是他和曹钢去电影局见领导时,对方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这么一部小清新的年轻人恋爱电影,原来竟是两个老头在搞?”

  最终,电影的男女主角启用了两岸新生代演员,拍摄期间还需要大量协调两岸之间的多家单位。上海海洋大学、浦东机场、滨江大道、假日大酒店、锦江乐园、航空博物馆等,全都成了片中的主要场景。

  片中在台湾拍摄的份量很重,期间,台湾中华电影制片协会还帮助联系铁路部门上火车;苗栗县政府农业处帮助安排夜市、蟹农;原民处提供了台湾泰雅族的民族服装;苗栗县观光协会配合在泰安观止搭景。

  拍摄期间,葛凤章还第一次当了回演员,扮演戏中的王蟹农。当我问他是不是为了省点制作费用时,葛凤章笑了起来:“临时在台湾寻找蟹农扮演者也不容易,我就自己来跑龙套了。”

  这一拍戏才知道,平常看电影时经常会讲人家自然不自然、到位不到位,结果轮到自己演戏时才知道摄影机对着也会不自然的。葛凤章说,尤其自己是初次出境,表情也挺僵化的,很多朋友看了电影后都开玩笑说戏写得不错,但做演员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搞了一辈子的对台宣传工作,葛凤章对自己奉献了三十多年的工作非常有感情。“下一步我打算写一本小说,专门写对台工作中发生的故事。”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前几天,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在民进党建党30周年之际,提出要“力抗中国压力”,隔天在一个研讨会上,再次提出要“力抗中国”。蔡英文连续两天高喊“力抗中国”,岛内外惊呼这是蔡英文版的“两国论”,这代表蔡英文宣布拒答“未完成答卷”,蔡英文的两岸政策开始转向。

  是呀,在许多人还天真地认为蔡英文会在“双十”节补作答卷的时候,蔡英文的“台独”本色暴露得是早了点。但是,蔡英文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宣示蔡英文版“两国论”,却是其“台独”本质决定的,有其内在的逻辑。

  蔡英文不是资深民进党成员,但却是一个理念坚定的台独分子。蔡英文与铁杆“台独”李登辉情同父女,蔡英文是当年李登辉“两国论”的起草者,她还是陈水扁时期的“陆委会”负责人,可以说是李登辉、陈水扁“台独”的继承者。

  在地区领导人选前选后,蔡英文对两岸议题言辞有些缓和,甚至提出所谓“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等。但这都是一时权谋,蔡英文不可能承认“九二共识”,只想与大陆周旋,翻脸只是时间而已,或者说只是等待一个合适机会罢了。

  蔡英文一直把“维持现状”在嘴边,但蔡英文内心的“现状”与大陆对现状的认定有本质区别的。蔡英文赢得选举后,多位重量级民进党大佬出面放话,现状是两岸互不隶属,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所以蔡英文所指的“现状”是没有“九二共识”的。但蔡英文的“维持现状”说,解除了中间选民对民进党执政后两岸关系的担扰,也符合美国对台湾政党轮替后两岸关系的关切,赢得了美国的背书。

  蔡英文认为,随着美国“重返亚太”,台湾作为美国包围北京链条上的一环,是一枚重量级“棋子”了,美国会给“台独”更多的支持,世界格局正朝着对“台独”有利的方向发展,台湾有更多的资本与大陆较劲。

  蔡英文以为,民进党在地方县市长、立法机构等全面执政的条件下,借助“转型正义”之名,通过“不当党产处理条例”,彻底挤垮打散国民党已不是问题,民进党将在相当长时间内没有强大对手,长期执政已不是问题。

  蔡英文更认为,由于她放低身段采取“不挑衅”战略,借助“民意”与大陆打太极,大陆很难找到对其下狠手的理由。这样,她既可以在岛内进行“文化台独”、“精神台独”,在文化上把台湾与大陆彻底区分开来,为法理台独打下基础,又可以维持两岸2008年以来的和平红利。

  蔡英文的算盘虽精,但两岸局势的主导权早就不在台湾一边。大陆把“5·20”讲话判为“未完成答卷”,让她补答功课。如今,陆客不来了,台湾国际空间变小了,蔡英文以“不挑衅”来“维持现状”就开始破功了。

  蔡英文更没料到的是,她的满意度断崖式下跌的那么快。如今军公教、旅游业者上街游行,各行业游行申请排到年底,而民进党内对其不满的声音也频频出现。在缺少有力量在野党制约的情况下,内斗将成为蔡英文头疼的问题。

  在这个时候,蔡英文当局借由没能参与世界民航组织大会对大陆示强,掩盖其对两岸情势误判、内部事务处理不当、执政能力偏弱的实质,达到凝聚党内力量,欺骗民众的目的。

  只是,蔡英文也太沉不住气了,抗压能力太差了,当年陈水扁还坚持了两年,她才撑了4个月。“力抗中国”,她真的准备好了?岛内经济下行,蔡英文把它归因于依赖单一市场,把责任推给大陆的政治操弄。但是,蔡英文忘了,当初的“维持现状”之所以能迷惑人心,就是民众对两岸关系的重要性有着极大认知,民众已不可能被操弄、被蒙蔽了。蔡英文老调重弹的“新南向改策”并没有具体可行的做法,反而因投资纠纷不断被有关国家打脸,政治操弄下的经济政策能有效吗?

  加入“TPP”,是蔡英文开给台湾经济的另一剂药方,但大选后的美国可能不会通过这个政治意涵大于经济意义的所谓“贸易协定”,蔡英文想出了应因对策了吗?“倚美抗中”,是新老“台独”最大的强心剂。但蔡英文有把握美国会为“台独”而与大陆交恶吗,台湾值得美国大兵为之流血牺牲吗?

  当然,蔡英文内心根本对这些问题不屑一顾。认为只要诉以民粹,台湾民众就会像当年“肚子扁扁,也要支持阿扁”一样支持她。但是,陈水扁发出的“‘台独’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哀鸣,更值得蔡英文借鉴。

  这个世界在发生变化。它的趋势是,大陆综合实力越来越强大,国际主导能力越来越强,越来越不需要看别人脸色。大陆人民的自豪感越来越强,维护国家利益的决心越来越坚定,办法越来越多。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本文编辑:洪俊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