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跑车送修,修理厂小工私自驾驶发生单车

  “90后”车主成东(化名)将名下一辆高档跑车送至修理厂作修补划痕时,该车被修理厂雇员陈某私自开车上路,发生单车事故导致车辆及道路隔离栏杆受损。为此,成东以该车已投保了车辆盗抢险为由,起诉法院要求保险公司理赔车损修理费137.66万元。

  近日,上海静安区法院认定修理厂雇员陈某私自驾车外出,不属盗抢险保险理赔范畴,遂一审判决驳回了成东的诉讼请求。

  2015年5月,家境殷实的成东将其名下的一辆价格不菲的法拉利458型的跑车,向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和商业险。除此,他还为这辆高档车辆投保了数百万元的车辆损失险,第三者责任险,全车盗抢险,玻璃单独破碎险(进口玻璃)按条款规定执行,自燃险及车身划痕损失险,不计免赔。

  在双方签署的保险条款中约定,保险车辆在检测、修理、养护期间,或未经被保险人允许而驾车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在盗抢险中约定:保险车辆全车被盗窃、抢劫、抢夺,经县以上公安部门立案侦查,自立案之日起满两个月未查明下落;保险车辆在全车被盗窃、抢劫、抢夺后受到损坏或因此造成车上零部件、附属设备丢失需要修复的合理费用;保险车辆在全车被抢劫、抢夺过程中,受到损坏需要修复的合理费用,由保险公司在保险金额内负责赔偿。

  2016年1月,成东将这辆原价400多万元的车辆送至某修理厂作车辆修补划痕。当月11日晚,该修理厂雇员陈某未经车主允许,私自驾驶该车辆外出上路,遂发生了单车事故,导致车辆及道路隔离栏受损。

  交警部门认定,修理厂雇员陈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成东及保险公司人员均赶到现场,就事故车辆理赔进行沟通,至次日凌晨。成东在事故现场填写保险索赔申请书并签字确认。同月25日,保险公司却向成东出具了事故车辆拒赔通知书。

  今年2月中旬,成东向法院起诉称,涉案车辆是他花费200多万元向他人购置的二手车辆,该车辆有八九成新,已向保险公司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及机动车商业保险等。该车在某修理厂修补时,被修理厂雇员陈某驾驶外出发生了单车事故,被撞车辆面目全非、损毁严重,请求法院判令保险公司承担车辆修理费人民币137.66万元。

  法庭上,保险公司辩称保险车辆是在维修期间,被他人偷偷开出去上路而酿成单车事故。根据车损失险的规定,该行为导致的车辆损毁不属保险责任范围。在车辆损失险的责任免除部分约定,保险车辆在修理期间发生意外事故的,或驾驶人未经被保险人同意或允许而驾车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在该起事故发生后,车主成东签署了《放弃索赔声明》,自愿放弃对保险公司的索赔,还提供了定损现场录音,证明定损过程、成东没有允许修理厂雇员陈某驾驶该车辆。

  审理中,成东申请对保险车辆的车损作司法鉴定,经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委托,上海达智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了司法鉴定报告,结论为保险车辆在评估基准日2016年1月11日的评估价值为137.66万元。成东及保险公司对该评估结论均予以认可。成东支付评估费2.5万元。保险车辆至今未予修理。

  成东认定事故车辆符合车辆损失险和盗抢险理赔条件,而保险公司应以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赔偿为限。

  法院认为,私自驾车辆不符合盗抢险赔偿条款——

  首先,涉及车辆损失险的保险责任范围,系争保险条款约定须由成东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使用保险车辆,而车主成东将车辆送修期间,修理厂雇员陈某未经车主允许私自驾驶车辆发生了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有权拒赔。

  其次,涉案保险车辆并非下落不明,成东将车辆送至修理厂进行维修,并将车辆钥匙交由修理厂保管,陈某身为修理厂雇员在维修期间对车辆系合法占有。成东虽未允许陈某驾车上路,但陈某私开车辆目的不属非法占有,而是为了处理私事而驾驶该车辆。陈某私自开车行为不符合通常对于盗窃、抢劫或抢夺的理解,故本案亦不属盗窃抢的保险责任范畴。

  系争保险车辆损失不属保险责任范围,放弃索赔声明是否是成东真实意思表示,均不影响保险公司以不属于保险责任范畴为由拒赔,据此,法院一审判决成东败诉。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花了总计10万余元买来的红酒,品尝后味道明显不对——日前,松江公安接获一起疑似假酒报案,随着案件的侦查,竟牵出涉案金额达3000余万元的多个假酒团伙。目前,章某等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7月21日,松江公安分局接到报案称:当事人通过微信网购了一批红酒,总价格近10万元,但收到货品饮用后怀疑系假酒。警方经过初步调查,发现这一案件背后可能隐藏着复杂的销售团伙,于是协同松江酒类管理局工作人员对涉案红酒进行检测,发现涉案红酒制作粗劣,初步判断涉嫌假冒。

  随后,警方立即循线追踪,开展侦查排摸工作。通过对送货司机的询问,警方找到了位于闵行区虹梅南路某厂房仓库。7月22日,松江警方会同市质监局对此案开展统一抓捕行动,共查获四个假冒红酒销售犯罪团伙,查扣假冒的贝罗斯特、皇家骑士威士忌、凯德斯特、拉菲等多种名贵红酒3万余瓶,约5700余箱,

  经查,犯罪嫌疑人章某、刘某等人明知采购的是假酒,仍以极低廉的价格从深圳购入市场价格总计3000余万元的假冒红酒,再租赁闵行区虹梅南路某仓库进行存储,同时在微信等多个网络平台以稍低于市场正品的价格进行销售,并宣称其红酒系走私物品,故价格优惠,从中牟取巨额利润。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据了解,此案中与不少微信售假的模式类似,以精美的图片和“正品保证”作为噱头,加上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吸引不少希望购买真品的消费者付款购买。然而相对于传统的市场交易或需要收货确认的网络交易,不少微信上销售的商品不仅缺少监管,交易可直接转账,风险更大。

  警方提醒市民,购买名贵红酒等金额较高的物品时,最好前往正规商场、专卖店购买,并索要发票等凭证,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